美短日志

喵大仙的日常

我,

7点30起床。

在经历了一次严重的感冒后,身体向我传达了需要坚持锻炼身体的信号。

向往常一样挑选一段强度比较大的健身操,练到一半,汗如雨下,真实地摁了keep结束训练,原因:其他原因。

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想想再拿一个,锅里开始煮三个鸡蛋,给弟弟留了两个。趁着煮鸡蛋的功夫,抱着黑妹坐在门口听着网易云音乐关键词搜索“放空”跳出来的音乐,是木村弓的纯音乐,空灵活泼让我很是喜欢,后来百度搜了搜木村弓的资料,惊讶的是她的英文名中竟然也有Yumi,只不过我是随便起的,因为喜欢吃玉米

很久不更新的歌单也突然都是她的民谣了,满心欢喜。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公放她的歌,我想花哥和黑妹一定也很喜欢,黑妹在我怀里,前一秒眼睛还睁的像黑水晶球一样发亮,后一秒就闭上眼睛稳稳地睡觉了。花哥从不和黑妹争主人的怀抱,趴在地上,在我脚边也眯起了眼睛。

花哥是我家收养的流浪狗,在家门口的公用垃圾箱旁边被爸爸妈妈带回来的时候他还很小,那时候家里养的一只狗狗:嘟嘟,去世不久,被马路边的车撞死了,妈妈说那是她最喜欢的一只小狗,那只狗狗爱干净,喜欢呆在妈妈床头柜旁边睡觉,妈妈走在哪里,她喜欢跟在哪里。因为她去世的原因,妈妈难过了很久,一度和爸爸说,不再养狗,但又好似某种机缘巧合,花哥出现的地方和嘟嘟走的地方离得不远,他见到爸爸妈妈后,就跟着爸爸妈妈了,老爸老妈还是决定把他留下来。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经历了不幸与遗弃,也许像一条狗的使命这部电影中传达的冥冥注定——他是嘟嘟的转世,这一世的他成了“花哥”,不会莽撞地跑上马路并且反应灵敏,继续守护这个她热爱的家。

黑妹是好朋友cc送的,cc说黑妹是泰迪和田园犬的杂交,生下来是一窝中的小幺,总是被欺负的那个,最后一个吃奶的也是她。

但来到我家后的她,现在有个实力“宠妹狂魔”——花哥,咳,当然在吃东西这方面,还有待我进一步考察。

黑妹睡觉的时候会各种花式躺在花哥身上,前十分钟黑妹还两腿一叉拦腰睡在花哥身上,头在花哥腰的另一边耷拉着,后十分钟jiojio就踹在花哥的脸上,脸朝着花哥的大肚皮呼呼睡地香甜,再过些时候又整个蜷缩在花哥的怀抱里。花哥也好,从不介意愈渐肥胖的黑妹。

每次开门,让他们俩进来或者召唤他们回家,黑妹乌溜溜的眼珠子总要观察下花哥的动向,她的原则是:花哥进,我就进,花哥不进,死拽我,我也不走。

至于吃的方面呢,我持保留意见的原因?

如下: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家楼下厨房看电脑,突然听到门外的他们俩只“汪汪汪”叫个不停,看看大门外也没有陌生人来啊,打开厨房门一看,原来是他俩为了一块不知道从哪儿叼来的扇子骨争吵不休,这种骨头很难咬碎,所以靠他们俩没法对半分了。

黑妹个小儿但是悍且机灵啊,趁着花哥嚎的功夫,便夺下他脚边的骨头,疯狂钻进家场地角落处废旧的空调扇后面,那个空调扇只能她那个身板钻得进去,要是形成这样的局面,花哥只能在那个缝口狂吠不止,然后悻悻地离开。

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是花哥占了上风。毕竟花哥还是可以用他的狗爪轻而易举地扑倒黑妹,然后夺走扇子骨,但花哥的弱项是他太过大只,并没有什么藏食之处,所以这软肋加上黑妹未成年固有的用不完的力气还真成全了她目光所及之处,必有可乘之机。

我当时的处理办法是拿起锄头,把那扇子骨砸成了两段,俩只才各自叼着自己的那块,慢慢啃去了。

啊!耳根子终于清静了些,可没过多久,又吵起来了,原来是一块骨头边缘光滑不太好啃,又为同一块骨头吵架了,这下我可随他们去了。

果然,没吵多久就消停了,原因不详。

我猜结局无非是黑妹把骨头叼进了空调扇背后。

他们俩日常会绕着家中的小场地绕圈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事实证明花哥还真是拿黑妹的机灵没办法。

我家除了花哥和黑妹,还有一个拥有众多别名的英短,是我家宠物届的颜值担当。

他是大姐带回来的,唤作“七喜”,是一个被割去蛋蛋的poor guy,他曾经有个小伙伴,好看的野生小橘猫,但是带回来不久,就在乡下走丢了。

她和小橘猫有一段被我视作“传奇”的故事,大姐口述:在苏州的时候,七喜走丢了好几天,后来小橘猫也不见了,后来小橘猫竟然带着七喜一同出现在了家门口。

他拥有众多别名的原因?

如下:

因为妈妈觉得“七喜”比较难发音,有段时间叫他“喵喵”,现在又叫“咪咪”,我也很混乱。原来的七喜是个正宗的死肥宅,来到乡下后,或许是乡下的景色过于迷人,又或许是小橘猫走丢的原因,他经常外出,但他活动范围不是很大,每天中午、晚上都会回来一次,你只要听到清脆的铃铛响,就知道他回来了。

他回来后,会在你脚边蹭来蹭去,看到你起身,就直奔他的猫粮存放处。见你走的方向和他不一致,就又跑来蹭你。你以为是要你亲亲抱抱、举高高,其实是要吃饭饭。等到吃饱了,他就不会粘你了,要么伏在水池台子下面睡觉,要么跳到客厅桌上软软的布上睡觉,要么再次外出散心,他应该是最会享受的了!

我们不能忘记英短虽为宠物猫,但毕竟为猫科,和老虎同源,因此解释他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情有可原了。

据妈妈口述:咪咪有次回来,嘴里叼着一只鲜血淋漓的鸟儿,头和身子几乎分离...

死肥猫宅到田园猫侠的进化,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猫性的扭曲?

咪咪和黑妹、花哥又有怎样的日常呢?

请听下回分解~


我看着远处的稻田层次错叠,雾气缭绕其间,隐隐约约,看不到更远的那一头,此刻的我也不想看到更远的地方。

转头看到灶台上的水汽多了,看了下手机,八分钟这么快就过去了,放下黑妹,起身关火,把鸡蛋放在水勺里,注上冷水,这是为了让鸡蛋壳更好剥。

随手泡了一杯热牛奶,趁晾温的功夫,冲个澡,穿上很久没穿那时很喜欢的衣服。

人就是那么喜新厌旧。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然鹅,当我要推送时,一天快要结束了。

人于独处时看世界的意义,可能就是我想写东西了。

据说这是一名学硕的重要素质。

鬼fa。

(0)

本文由 美短猫咖 作者:lianning2018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